樊墨

喜欢文野耽美的同学可以看看我接下来的话哦~

这张图虽然画了文野众人,但是其实是晋江上鸡子饼大大所写的《港黑甜心,被迫营业》但同人图(最上面的团团就是主人公!),另附上两张按自己想象画的主人公人设

(///////)!

文章里面森先生和社长两个老男人太香了!!!大大给了森先生一个非常有美感的,略带一点忧伤的过去,我个人巨爱森股!!!

推荐给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试试看哦!

天,救命,画画好难...【吐魂.jpg】

第一次搞这种小同人图,画的不好,还请见谅。

ps:要说这次的画让我弄清了什么?绝对不是什么绘画技巧,而是两个人的服饰配件【笑容无力.jpg】

【太中】太宰:…中也,是我高估你了:)

*ooc预警*

       把解毒药粗暴的塞到对方嘴里咽下,看着太宰缓缓睁开了那双鸢色的双眼,中也悄悄把提了一天的心,从嗓子眼儿送回了它该待的位置。

     “咳咳,小矮人还真是把所有的营养都用在长肌肉上了啊,明明只要把首领骗出去,随便装作一下情报人员,顺便说几句话把武器库的位置套出来,再猜一下周围的人员布置,然后把我救出来就好了,偏偏要选择最暴露智商的——呃”

     “咣————!”

       太宰刚要从喉咙里溜出的声音猛地被响彻在耳边的巨响狠狠的噎了回去,不上不下,要不是脸上的僵住笑容里还有嘴角在不断抽搐,都要被当做收到了降维打击,直接变成不会动的颜艺版纸片人,甚至就连刚苏醒还带着点儿混乱的脑子都清醒了。

       中也神情在帽子下晦涩不明,缓缓地把细瘦的胳膊从太宰脸庞的水泥墙里拔出来,水泥碎屑扑簌簌地落道地面上,在空旷的仓库里造成的不断的回响,只让太宰觉得头皮发麻。

      【…这么生气吗?连半只胳膊都打进墙里了…我昨晚真不是故意的啊,而且后来我已经收敛很多了啊。我只是…只是不想忍而已:P,谁让中也摆出那种表情!都是中叶的错!】

      “太宰治,想好你的遗言了吗?说完我就捏碎你的头盖骨,送你去你梦寐以求的三途川喂鱼。”中也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自己脚边表演木头人的某青鲭,掰了掰自己的手腕,只听“嘎巴嘎巴”的响声回荡在两人耳边。

 

      【啧,这个混蛋太宰,平时那副油嘴滑舌的劲头这会儿怎么就没了?明明只要好好道个歉,保证以后不再做一声不吭就跑掉的事,老子就…艹!老子就原谅他了!这么轻易!啊!为什么这个混蛋还不说话!】——from表情逐渐暴躁,还混着点儿气急败坏的中也。

      【不行,绝对不能道歉!道歉之后就再也没有那样的福利了!虽然谎言如风,常伴吾身,但是!这样的话说都不能说一句!】——from信誉破产且垂死挣扎的太宰。

       两个根本不在一个频道的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脑回路接轨了。

 

       两人也不知道大眼对小眼地对视了多久,就在中也马上要爆发的时候,只见太宰飞快地牵住了中也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换上一副体谅爱惜,又带着一点儿宠溺纵容的神情,用好似在百老汇表演的语气说道:“啊~中也,你放心我一定回我昨天晚上的画面牢牢存储在记忆里,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今天我实在是担心(怀疑)你的腰腿情况,所以才——”

     “所以你就趁我起不来床,一声不吭跑到敌人老巢套情报,然后任由自己被下药!”

       中也压抑一整天的愤怒和隐秘的慌乱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了,就算是无意中承认了某些清醒时死也不会承认的破廉耻的事情,也没能把他从愤怒的状态里面拉出来。

       他烦躁极了,这一天先是刚睁开俩眼就感到全身不适,然后就发现自己旁边冷冰冰的被窝,信用卡被盗刷和自己刚到手的恋人下落不明这一系列接连不断的糟糕消息。任谁记忆中上一秒还在和恋人在温柔缱绻中你侬我侬,下一秒就发现恋人不知所踪,都会有一种自己被渣男拔X无情,骗身骗心仙人跳的错觉吧?更何况,当恋人是一个自杀混蛋的时候,最大的可能不是对方卷钱逃逸,而是不知道去哪儿自杀!搁在以前不是首领的命令他绝对不救,甚至还能帮一把,但是现在!他的恋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玩自杀?不可能!他做梦!

    “青花鱼你有没有想过我要是没发现你那一堆七弯八绕的线索,找到解药,猜到这个地点会发生什么?!你这个混蛋死了,我——你那是什么表情?你竟然还很开心吗青鲭!”

       中也猛地抽出自己的手,他觉得自己要炸了。在中也眼中,太宰治的表情愣住了一下,好像有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但是“出乎意料”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太宰治身上,中也生气的想,自己的行动不就是完完全全被他预言中了吗?随后,这条死青鲭的嘴角仿佛克制不住地牵起,眼睛在月光下闪烁着温柔又欣喜的光亮。这可恨的笑容!

       中也感到憋闷。

       中也需要撒气。

       中也举起了拳头。

       中也选择重拳出击!

    “中也,我发现我好像更爱你一点了。”太宰带着轻柔的笑,抬起脸毫不反抗的等待即将落下的铁拳,甚至还闭起了眼睛,期待的神情仿佛在等待恋人温柔的亲吻。

     【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了解你了,了解你的呼吸,了解你的心跳,了解你的一举一动,了解你的想法……但你总能带给我惊喜呢,中也。这一点“意料之外”,恐怕是这个无聊世界唯一直的人活下去的动力吧。中也,就让我这个卑劣的盗贼暂且偷一点你的人生,维系我这充满耻辱的生命吧。

       啊啊,虽然小矮子打人很疼,但是,果然还是让中也消气更重要一点。消气之后也不知道还愿不愿意让我亲一下,当然就算拒绝我,我也一定要亲到……】太宰胡乱的想着,感到拳风将至,但是想象中的拳头却迟迟未到。

     【?】

       太宰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还未看清就觉得天旋地转,发现自己被中也扛在了肩上,头后脚前,只来得及看到中也脸上的一抹绯红。

       把人以倒拔垂杨柳的方式扛在肩上的中也,无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并深深唾弃着在某人面前毫无原则的自己,感觉自己前路淡无光。自己怎么就因为这个混蛋的一句话,一个温柔的深情就原谅他了?啊啊啊啊,都怪他的话太让人羞耻了!说不定这样的话已经对不少的女性说过,才会这么熟练。一定是这样。

       这样想着,中也被撩拨起的心绪渐渐和缓下来。他果断转身扛着浑身无力的太宰往家里走去,任由身后太宰故意晃荡的手臂拍打他的腿,丝毫没有交流的欲望。

       【自暴自弃.jpg】

      “中也~”中也不理他。

      “中也~”中也选择跳着走,颠死这条死青鲭。

      “……中也,我知道中也需要撒气,但是弯腰走路对你自己的身体发育也很不好哦,所以,能不能麻烦中也站直一点走路呢,至少让我的手脚不至于碰到地面?”

      “?我已经站直了啊?”中也不明所以地回答道。

      “……中也,是我高估你了:)”

       突然反应过来的中也停下了脚步,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想要掩藏住里面的杀气,但是颤抖攥紧的拳头还是泄露了他剧烈的情绪波动。不过很快他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勾起了一个略微邪恶的微笑。然后他轻轻抬起了手,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狠狠地拍在了自己脸旁的屁股上——啪!!!

       太宰本还沉浸在调戏小矮子的乐趣当中,甚至可以哼出歌来,下一秒只觉得自已的屁股仿佛没了知觉,再下一秒就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尖锐地刺痛着自己柔弱的神经,甚至连腿都不自觉地抖了起来,他想张嘴抗议,可惜刚张开嘴就只能听到自己往回抽气的声音。

      【这小矮子是在报复我昨晚干的事吗?!也太记仇了!更何况我昨晚根本就没下重手!】

       这时他正好听见中也阴恻恻的声音,“太宰,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

      “……好的吧。【乖巧.jpg】”


       今夜的横滨天气很好,云朵几乎没有,天空缀满了繁星。

       中也看不到身后太宰趴伏在自己后背后温柔眷恋的神情,太宰也不知道中也阴恻恻声音之下带着笑意的面庞。但两个人都觉得,今晚的月色真好。


       Ps:回到家后,太宰立即掏出了一个装着对戒的蓝色的绒布方盒,笑盈盈地看向中也,等待着期待中的爱的亲亲,结果——

      “混蛋太宰!原来是你盗刷的我的信用卡吗!用我的钱给我买礼物还好意思向我要奖励?!去死吧你!”

       虽然但是,第二天港黑的诸位还是看到了身上缠满绷带cos木乃伊的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中指上,那一对儿闪闪发亮昭示存在感的戒指。

     【哦,所以这到底是太中党的胜利,还是中太党的狂欢?岂可修!好想知道!】——from嗑cp上头的港黑众人。


【太中】中也最遗憾的事~

*ooc预警!!!*


      意识周围黑色浑浊的异能力骤然消散,中也的眼前渐渐盈满了月光,看到了散布的碎石残垣和晕倒的敌人,但是忧伤尚未来得及涌起,中也的心神就被小臂上温热的触感吸引住了全部心神无数任务中太宰用带着这样温度的手将他带回人间的记忆纷沓而至。

     【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度了啊】

      事后,中也觉得自己当时可能是开污浊后脑子不清醒,因为那时他突然很想看看太宰,想看看太宰那双鸢色的眼睛,看看那躲藏其中的灵魂,是不是仍然在淤泥中瑟瑟发抖、无力哭嚎?

      他努力地想转过头,但脖颈的僵硬、浑身的脱力让他最后也没看到那人半分,最后的记忆也就停留在当晚绝美的月光了。

     【这么美的月色竟然是和太宰一起赏......】

      

      很久很久之后......

      “中也~这次打赌是你输了哦~让我想想要求你什么呢?是绕着港黑大楼大喊‘我是太宰治的狗”跑三圈,还是什么别的呢?”

      “混蛋太宰#!!!!”

      “啊啦啊啦,这个好了!说一件中也最遗憾的事情好了!”

      “.......”

      “小矮子想要当小狗抵赖吗~”

      最后,满心以为会得到“最遗憾当初没把你这个自杀混蛋送去三途川”这个答案的太宰,在听到中也最遗憾自己曾经没有力气回过头时,盯着中也别别扭扭急走的背影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中也......是想回过头,看看我吗......

      真是犯规啊中也,赢不了赌,就把打赌赢了的人赢回来吗?感觉不赖呢。

      感觉背后的人半天没跟上来,肯定在琢磨什么坏事的中也警觉地回过头,觉得眼前的太宰令人头皮发麻“......青花鱼你笑的这么恶心是要干什么!?”

      “啊,只是想起中也最爱的红酒被我扔掉了有些开心哦?”

      “什么!!??混蛋太宰!!!你给我去死啊!!!!!”

摸索画风的时候摸出两个小可爱【嘻】

对我这个线稿风·草稿流选手来说,这上色差点儿没把我搞死【吐魂.gif】

PS:啦啦啦~纪念我的第一张手机绘画(也没有画过板绘哦)这个样子四舍五入就算是及格啦!

PPS:线稿在第二张,我没有乱贴tag【振声】

翻了翻以前的摸鱼-2

(旁边的小恶魔画的是《入间同学入魔了》里面老师的使魔形象!老师在我看来真的口嫌体正超可爱🤩🤩🤩!)